邮件营销如何做一个合格的“标题党”

好文分享 2年前 (2018) Mgo
0

“我觉得没有什么事情是非要去做的,你想做就做,不想做就不做呗。”关于舍和得,李宇春道理简单。她选择性过渡头几年的不适与抗争,相信事在人为,也可以不为。工作人员J对于李宇春的执着有着更直观感受,“她后来就不太想接商演了,觉得音响达不到条件。我们都觉得别人也都这么唱的嘛,就到地方城市去演出,赚钱,但她不……”李总说不行,这事儿就进行不下去。商演能不接就不接,Why Me演唱会却是一期一会,从舞台策划到最终呈现,李宇春管得了方方面面,在自己的独立个人工作室,她说自己实际负责创意策划的工作,人事她是“白痴”,会交给同事。策划就得事无巨细,演唱会更是,一场有一场的面貌,“我小到词都管。不是给我提词,是给观众看的。我从来不用提词器。我有歌词强迫症,必须要亲自审,就每一次我都必须要亲自审,不能有错,包括还有这次专辑的歌词排版,中间隔几行……我有这方面严重的强迫症。”

“我觉得有成就感,那个成就感不是做歌手在舞台前面唱一首歌的成就感。是什么都没有,然后你提出一个想法,然后不断地完善修改它,到一步一步让更多人的加入,大家一起把这个东西成为一个作品呈现出来了,我觉得是那种成就感。”李宇春直到现在也还是沉迷幕后工作,只是团队逐渐成熟后,她从以前带着人连开十几个小时会的抓狂到现在可以稍显松弛地进行下去了,只是你最好不要把鼠标停留在播放的PPT或者视频上,不然她还是会“抓狂”,除此之外,李老师自认对都同事还挺nice的。

陈伟伦第一次和李宇春工作,在《野蛮生长》前,他对李宇春的印象不比一个普通路人多多少。他惊讶于李宇春主动要求与他见面,亦惊讶于两人在音乐想法上的契合,毕竟在此之前,他也很少做流行歌手的专辑,他过去负责的歌手,都不太流行。

第一次见面两人聊了半小时,李宇春自认十分融洽,但陈伟伦对此没有太大感受,因为大部分时间是他在介绍自己,以及讲自己的想法,期间李宇春没说几句话,“但事后她身边的工作人员告诉我其实难得见她和初次见面的人聊到这个状态”。一次见面后,两个人很快便有了音乐上的交流,继而很快进展到进棚录歌。那首歌就是专辑中的《存在感》。“没想到的是她非常尊重我的工作方式和节奏,从头到尾几乎没有提太多她想要纠正我的地方,也可能是我们比较默契。”陈伟伦对于很容易进入工作状态的李宇春印象良好,透露共事期间对方没有半点明星架子。

两个人一拍即合,录歌过程也一场顺畅,李宇春聊到这个有些小激动,“我做了这么多年的唱片,我觉得找到非常适合的制作人或者音乐人合作,其实是一件超难的事情。”另外她这几年更明确了音乐方向,既不想做千篇一律没意思的东西,亦不打算太过考虑市场口味,她觉得表达音乐人的个人主张才是音乐最重要的部分,“最开始的时候,你是完全不了解这个行业的,有点懵圈,会被带着走。会去观察。当你都不了解这个圈子的时候,你去观察别人怎么做。以前做音乐跟现在做音乐不太一样,那个时候唱片公司给你做了一套企划,帮你收歌或收词,你其实作为一个歌手,真的只是作为一个歌手,就是演唱者,完成整张专辑的制作,仅此而已。但是你其实不是音乐人的身份,你也没有自己想表达的主张。我觉得音乐到最终,所谓技巧也好,所谓的音乐性也好,那些东西都很重要,但我觉得最终音乐要表达的就是一场说话――想说什么,通过音乐表达。”

“我觉得疯狂爱你/与你何关,它不仅仅是爱情上,而是一个很大的胸怀,谈付出和回报都太小了,其实我爱你,这个’你’有可能是人,可能是事件,可能是一切的一切。但那是我的事情,跟你没什么关系?我觉得是一种极其潇洒,极其洒脱的一种胸怀。”李宇春坦言,其实是想要透过歌曲《存在感》表达这样一种胸怀。这些年李宇春除了最爱的音乐,还多了很多喜欢的事。例如话剧、时尚、艺术、旅行,还有幕后创意策划工作。三年前为了参演赖声川的话剧《如梦之梦》,她延后专辑发行,推掉商演活动,宁可损失千万也要力排压力做稳一个安安静静的话剧演员。那时她一头扎进剧组里,寒冬天里每天准点报到排练。话剧上演,李宇春是表演者中的一员,与那个只要一站到舞台上就一呼万应的超级偶像形成鲜明反差,但她十分享受。

版权声明:Mgo 发表于 2018-10-18 17:32:36。
转载请注明:邮件营销如何做一个合格的“标题党” | 站长聚集地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